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陌路

離開 又如何
終有一天 終需回來

存在 又如何
終有一天 你我終將歸去

在你心 我是怎樣的形
在我心 你有怎樣的影
揮之不去
始終是心上的你 我 和回憶

某天 當我不再歸來
某夜 當我不再眷戀你給的溫暖
某年 當我習慣一個人
或許 我和你 你和我
終將 成了陌路
不再彼此歸屬....

Saturday, July 15, 2006

其實 一點都不難

簽字 其實並不難
無論是開始 or 結束
都是
就只是寫下三個字
然後決定了開始
也可以決定了結束...

不希望的是
因為衝動 因為憤怒 因為只是少了溝通的一句話
因為 不想低頭的倔強
讓一切劃上Ending

好奇怪
為什麼那個軟言相向的人總是我
而最先生氣的人
也是我
我自己 到底在矛盾什麼

不是遊戲 我不點都不想玩遊戲
那早已 過了我的年紀
即便是小時候
我也從來不愛這種捉迷藏的遊戲

當筆劃下的那一刹那
你和我 
不是由平行線交會
那麼 便是 
由交會的二條線
再度成了 

平行線================

二人行不行

我不喜歡在人前哭泣。

也不想把心裡的話訴諸他人。

那麼當我哭泣的時候,我是否該要求一個肩膀給我力量?

只是當那個所謂的肩膀和力量是我的淚水來源時,那我又該如何自處?

人生 有太多無奈

更多的時是無助。

以為二個人,二人行可以有更多的分享和空間;

到頭來,卻發現和一個不懂自己的人朝夕相處是一種很無力的負擔,

那麼,二人之間,到底行不行,I do really wonder.....